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王妃是個交換生

第651章:甜蜜番外14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20-06-24  作者:素子花殤
 
<h3>第651章:甜蜜番外14</h3>

“因為,我就是你當年救的那個男孩。”步封黎望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何珍兒震驚。

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依舊難以置信:“真......真的嗎?”

步封黎并沒有正面回答她:“你被賣去的青/樓可是怡紅院?”

“是......是的。”何珍兒點頭。

“當時,是不是怡紅院的幾個護衛在追那個男孩,男孩躲到了你的房間?”

“嗯。”何珍兒怔怔望著步封黎,繼續點頭。

大概是想到了當時的情景,一張臉瞬時紅到了耳根,她別過眼,低頭,咬唇。

“是我。”步封黎篤聲。

何珍兒又抬眼朝他看過來。

滿臉滿眼都寫著欣喜激動。

“我叫步封黎,是大燕的皇帝。”步封黎又道。

何珍兒再度震驚。

“大.....大燕的皇上?”

看看他,又側首看看青檸,一臉的不敢相信。

青檸汗噠噠。

尼瑪,就算是恩人,也沒必要一下子交心至此吧。

不是說微服私訪嗎?就這般迫不及待告訴她自己是帝王,生怕她不知道他有多厲害似的。

“你......真的是當今圣上?”何珍兒又再次確認了一遍。

步封黎“嗯”了一聲。

“這......我......”

何珍兒激動得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呢。

后知后覺應該行禮,作勢就要拂裙下跪,并步封黎揚袖止了:“出門在外,沒那么多禮節,不必多禮。”

“謝皇上。”何珍兒還是鞠了鞠身。

步封黎指了指桌上的針袋:“施一次針就可以嗎?還是要施很多次?”

何珍兒眸光微閃,恭敬回道:“起先七日一次,后面癥狀得以緩解,可以一月或者三月一次。”

“嗯,”步封黎點點頭,“可姑娘與朕馬上就要分道揚鑣了,后面的針如何施?”

“這個......”何珍兒一副還沒想過這個問題的樣子。

“姑娘不是說自己是去京城投靠親戚的嗎?如果姑娘愿意,姑娘可以留在朕身邊,做朕的專醫。”步封黎建議。

何珍兒面露意外。

青檸白眼都翻到了天上去。

專醫?

讓一個女的做專醫?

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如此,便可以光明正大地檢查他的身體,光明正大地碰他的身體,光明正大地在一起,是嗎?

這跟留在后宮有什么區別?

如果說,剛剛他說封何珍兒貴妃還是婕妤,可能是在逗她,跟她開玩笑,那么此時,他都當著人家的面這樣講了,總不可能是假的。

君無戲言。

富強、民主、文明、和諧......

青檸在心里默念。

強自抑制住自己的情緒,她才勉強沒讓自己發作。

步封黎,你等著!

“謝皇上收留。”何珍兒自是欣然接受。

末了,又轉眸看向青檸,笑道:“所以,夫人便是皇后娘娘了?”

問完,也對她深深一鞠:“謝皇后娘娘!”

青檸訕笑擺手。

心道:別謝我,我可不想收留你。

“那現在施針吧。”

步封黎長指靈活地解了腰間錦帶,將外袍,中衣,里衣的上半截全部褪到了腰間,露出對女人來說,有著致命/誘/惑,對男人來說,有著致命殺傷力的上半身身子。

問何珍兒:“就坐著嗎?”

何珍兒還未回答,青檸先出了聲:“你還想躺著嗎?”

母體solo、鋼鐵直男的某人似是沒聽到她話里的不悅,還回了她:“嗯,應該躺著舒服。”

何珍兒微笑:“不用,就坐著好施。”

邊說,邊打開針袋,自針袋里取針。

在步封黎和青檸看不到的方向,何珍兒眸色轉深,唇角一翹,又很快掩去。

看來,她的任務完成得很順利。

接近這個男人,取得這個男人的信任,打入到這個男人的身邊,三步一步到位。

接到這個任務時,她還以為以民間對這位帝王,以及對這對帝后的傳聞,她這任務根本不可能完成,沒想到,事實上遠比她想象的要容易得多嘛。

是的,她并不是當年救這個男人的小女孩。

救他的,是疾婉晴。

她不過是利用了疾婉晴救他的這個故事而已。

她是疾相的人,所以知道這些。

都是疾相告訴她的。

此次任務也是疾相下給她的。

疾相說,疾婉晴懸梁自縊前,跟他說的這件事。

疾婉晴說她一直不知道,那個男孩就是步封黎,還是藍椒跟她說的,藍椒說看在她曾救過步封黎的份上,留她性命,放她回府,她才知道。

那一刻,疾婉晴才知道,步封黎曾對她的一點點好,只是在報恩。

也是那一刻,疾婉晴才明白,為何步封黎對她沒有一絲絲動心,因為步封黎見過她在怡紅院學媚術,覺得她不是正經女子。

也是那一刻,疾婉晴徹底絕望,一個她有恩于他的男人,竟然還判了她全家流放,可見他對她做狩獵山山洞假證一事,已懷恨在心。

為了報她找人冒充水餃未婚夫一事的仇,他讓曲煥斷了她指。

那她做假證,將他往死里推,他肯定不會讓她好過的。

而且,原本相府衣食無憂,她跟她娘就處處被疾婉煙她娘欺負,被判流放,她跟她娘更不會有好日子過。

人生無望,所以流放的前一夜,疾婉晴選擇了自盡。

這是疾相告訴她的。

疾相說,步封黎當年并未見到疾婉晴真容,只是憑傷疤認人,便讓她偽裝成當年救他之人。

她手臂上的傷是故意弄的,才弄了一年多,雖然已經特意做舊了,但其實細看還是能看出來的。

只不過,她沒有給他們細看的機會,在他們發現之后,就立馬借口自己要換衣服回了房。

昨夜大堂發病的人是她安排的,今晨來鬧事的人也是她安排的。

天衣無縫。

掩去心中得意,她自針袋里取出一根針,捻在手上,轉身,面色恢復一如既往的冷靜、沉著。

“先施皇上的背。”

何珍兒正欲走到步封黎的身后,經過其身邊時,突然被他握住了手腕。

何珍兒心跳一滯。

青檸亦是錯愕。

竟然還拉上手了!

竟然當著她的面拉上手了!

正欲喊一聲皇上警告,步封黎驟然用力一拽,將何珍兒拽向自己的同時,伸手點了何珍兒的定穴。

聲如寒冰:“你是誰的人?”

祝大家端午安康,記得吃粽子喲更新畢,明天見近幾天甜蜜番外會結束哈,然后是宮菇涼

謝謝開13337170879燭影星沉常熟小飛俠親的

上一章  |  王妃是個交換生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王妃是個交換生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ttidwv.icu
聯系我們: [email protected]
捕鱼达人腾讯版下载 黑龙江快乐十分玩法和投注技巧 十一人足球站位图解 股票大盘指数怎么来的 深圳风采开奖数据 意甲联赛直播尤文 食用油上市公司龙头 白小姐中特网四肖选一肖 棋牌游戏金币? 快乐十分任选4玩法 炒股开户平台 星悦内蒙麻将下载二维码 江西时时彩万能6 北京pk拾免费预测软件 手机网络赚钱方法 加拿大三分彩开奖号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