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誅仙落霞峰

第141章 激烈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20-06-25  作者:望崖冰
 
“陸師兄,有什么發現?”

謝三明嘴里叼著一根稻草,神情輕松的問著不遠處的陸明。

搖了搖頭,陸明站起身。

“死于刀傷,體內沒有殘余法力痕跡。”

在陸明的面前,地面上躺著一具尸體。

尸體長相普通,穿著尋常村民的麻布衣服,臉上表情平靜,死前沒有掙扎的痕跡,身邊放著村民的常用農具鋤頭。

“這才是奇怪的地方。”

這是近段時間在這附近山村遇到的第六次死亡事件了。

前面五人與眼前這人死因相同。

都是單獨外出務農的村民,被人從身后一刀刺穿胸口,一擊斃命,死者沒有反抗,沒有掙扎,還保持著身前的表情。

身體內卻沒有絲毫法力殘余。

前面五名村名沒有其他相似之處,大多數并不認識,沒有交集。

不出意外的話,這名村名也不認識其余幾名死亡村民。

死亡地點分布在這附近數十里的數個村莊中,現在已經在村名中引起了恐慌。

原本這種事情是不會驚動到陸明等人的。

前幾日,陸明等人追殺一名魔教弟子,才來到了附近。

在城中聽說了此事,當時懷疑是有魔教弟子行血祭之法,練習魔功。

于是主動參與到了這起調查中。

接連數起死尸調查過后,沒有在尸體上找到任何法力殘余痕跡。

也沒有什么詭異的祭祀用品。

死亡現場,除了死者本人外,沒有留下任何東西。

死者都有一個共同點,被人從身后一刀刺穿心臟,直接斃命,死者都是老實的村民,沒有得罪過什么人。

這就很是奇怪了。

當地凡人城主調查不出來什么線索。

陸明等人也沒有從前面的尸體上發現什么特殊痕跡。

經過這幾起事件起碼確定了一件事情,雖然沒有法力痕跡留下,但多半是修行者造成。

理由很簡單,死者沒有掙扎過的痕跡,表情也沒有什么變化,死在無人的山村空曠處。

若是尋常凡人動手,即便是死者認識的人,在死者外出做農活的時候,也不會這樣任由對方手持兇器站在自己身后,還毫無反應。

更何況,這幾名死者,大部分毫無交集,他們應該不會同時認識同一個人。

即便認識,在這段時間內,有了這好幾起死亡事件后,也不會單獨背對別人,任由人殺害。

應該是修行者悄無聲息到了死者身后,然后一刀擊斃死者。

但有沒有特殊的法力痕跡。

說明不是為了修行邪惡功法。

那么這殺人動機就更加令人費解了。

這殺人兇手的動機是什么?

陸明腦子有點不夠用,只是下山尋找魔教痕跡,怎么還卷入到這種詭異的殺人事件中來了。

尤其今天這個。

在自己等人明顯介入了的情況下,兇手還敢在附近動手,膽子是怎的很大。

看了看在旁邊一臉輕松的謝三明。

陸明就有些煩躁。

“我在這辛辛苦苦的分析了半天,腦袋都疼了。你在那不急不躁,胸有成竹的樣子是怎么回事?”

“謝師弟,你有什么看法?”

“啊?”

謝三明見陸明望向自己,吐掉嘴里含著的稻草。

“陸師兄,不要急。”

老實說,跟陸師兄一同出來調查情況,主要是為了避開嘮叨的師父。

看了看地上的尸體,對陸明道:“師兄,這些死者身上都沒有留下任何線索。先讓人將他抬回去下葬吧,從尸體上也得不到什么了。”

“嗯。”

陸明點了點頭。

目光望著謝三明:“然后呢?”

謝三明笑了笑,對陸明分析著。

“師兄你看,第一起是在十二天前,這起是今天早上,具體時間沒有有規律,但平均算下來大概兩天一位死者。”

說著拿了截樹枝在地上開始畫了起來。

“以這十二位死者為中心畫一個范圍,大概最遠的兩位相距五十多里距離。”

“這么遠的距離,和每位死者都必然是單獨外出的農民。”

“現在排除尋常人作案,尋常人沒有詳細的情報也做不到這事。”

“目標可以鎖定在修行者身上,無論對方是正道還是魔道,做這樣的事,都必然是已經入魔之人。”

“作案手法隱蔽,目的不明確,很難抓捕。”

“這個時候,我們追尋不到線索,但可以考慮引誘目標主動出手嘛。”

“讓城主通知附近所有百姓,接下來幾天時間,讓所有人不要單獨外出。”

“我們到這附近,并沒有隱藏身份,但對方依然沒有停止作案。要么對方不將我們放在眼里,要么已經瘋了,還是不將我們放在眼里,要么對方這次作案的確是在進行特殊的邪惡祭祀。”

“無論哪一種,對方接下來幾天時間都一定會再次動手。”

“我們可以做一個餌,在附近數十里范圍內,沒有其他村名單獨外出,外出的村名定然有我們的人在身后暗中跟隨,到時候目標只要出現,就能夠解決。”

“我分析,對方修為應該不會很高,對我們應該沒有什么威脅,否則不會只有這么少的村名被害。”

陸明點了點頭,對謝三明這個方法比較贊同。

“謝師弟,外出的人選就由你來尋找了,我去通知城主,約束附近村民最近不要外出。”

“好。”

謝三明微笑著點了點頭。

事情按理說已經有了方法得到解決,陸明吊著的心卻沒有放下去。

這件事情有些詭異,在青云門中多年收集的典籍中,沒有介紹過有這樣的祭祀方式過。

就連相似的也沒有。

自己等人也算是精英弟子了,還有飛云師叔在一旁護持,無論怎樣說,都應該放下心來才是。

但現在,陸明心中特殊的感覺卻越發的濃重。

“應該是第一次遇見這種事情的原因。”

陸明想著。

看向謝三明。

謝三明從離開飛云師叔,就有些放飛的樣子,他與自己修為相差不多,卻沒有不好的預感,應該只是自己的原因吧。

陸雪琪一邊掐著法決對抗著那合歡派的長老,一邊注意著周圍的局勢。

蘇茹獨自對抗著萬毒門的長老,短時間內占據著優勢,但不遠處還有一群魔教弟子虎視眈眈,若那萬毒門長老決定不顧身份讓眾多魔教弟子出手,蘇茹也只有敗走一途。

宋大仁和田靈兒兩人聯手對抗著鬼王宗的長老,目前看來還能夠支撐,兩人同出一脈,配合默契,雖然修為不如對方,但兩人聯手下,對方一時也沒有好的辦法取勝。

最為危險的是文敏處。

那長生堂的周隱雖然在剛剛與蘇茹的戰斗中耗費了打量的法力,但依然不是文敏一人能夠對抗的了的,局勢隨時有可能潰敗。

尤其那周隱掌握著小錐形法寶,詭異非常,難以防御,若不是有六和鏡防御,恐怕文敏都難以支撐。

天琊劍散發出濃郁的藍色光華,在天空上橫飛帶起巨大的力量不斷的向那散發著碧綠光芒的鈴鐺劈斬。

每一次進攻都被那鈴鐺蒙蒙的光華抵擋住。

對面那合歡派長老嘴角始終含著笑意,天琊劍的確強大,短時間內即便在面對更強的對手時也能夠保持進攻。

但天琊劍身為九天神兵,對法力的消耗也很是巨大。

過了這一段強勢的時間后,陸雪琪法力不濟時便只能夠任由對方反擊了。

青云門眾弟子已經退走一段時間。

蘇茹一直關注著場中局勢。

對幾人喊了一聲:“走!”

渾身爆發出強盛的光芒,神劍‘墨雪’爆發出巨大威勢,將對面萬毒門長老逼退。

同時飛身向文敏處而去。

見蘇茹向自己殺來,周隱嘴角露出一抹陰森冷笑。

“現在想走,晚了!”

手中法決變化,口中低呵一聲:“離人錐!”

那小錐法寶脫離文敏處,匯聚著濃郁黑色光芒,向著蘇茹電射而去!

蘇茹剛動用手段逼開萬毒門長老,原以為剛才已經消耗巨大的長生堂周隱已經沒有了多大危險,沒想到對方轉眼見便是一道兇猛攻擊向自己而來。

大驚之下只來得及本能般將神劍墨雪祭出抵擋向離人錐。

“彭!”

的一聲巨響,蘇茹被震的反退而回。

身后的萬毒門長老見此機會,連忙殺上。

一捧幽幽綠毒向蘇茹揮灑而去。

蘇茹穩住心神,不敢大意,將自身籠罩在一片青光之中。

神劍墨雪翻騰飛舞著抵抗萬毒門長老的進攻。

文敏見蘇茹被人圍攻,催動著自身仙劍向周隱全力殺去,口中念動著法決。

周隱回頭看了眼文敏飛劍,大袖一甩,一股法力鼓蕩而出,便將文敏飛劍擋在身外,存進不得。

“小姑娘,真以為你是本張來的對手了?”

擋住文敏飛劍后,周隱催動離人錐再次向蘇茹攻去。

如此機會,只要能拿下蘇茹,便是大功一件。

即便這次行動是四大派長老同時出手,到時候最大的功勞依然屬于長生堂!

“娘!”

田靈兒見自己母親受到圍攻,心中急切。

顧不得面前的鬼王宗對手,琥珀朱綾翻飛間便帶著自己向蘇茹處而去。

鬼王中那名長老看了看蘇茹處,又看了眼田靈兒,冷笑一聲,并未阻攔。

只是攻向宋大仁的手段瞬間加重了不少。

宋大仁壓力徒增,仙劍‘十虎’顫動不已。

回頭看了眼蘇茹處危險情況。

默不出聲,只是咬緊了牙關,全力催動著十虎仙劍對抗著鬼王宗長老。

原本單獨面對萬毒門長老還稍微占據些許優勢的蘇茹,遭到離人錐那一下猛攻,又被兩人聯手圍攻,現在情況急轉直下。

不到片刻時間,便是一口鮮血噴出。

“師叔!”

見到蘇茹受傷,文敏悲憤的大喊一聲,仙劍更加猛烈向周隱攻去。

但周隱實力畢竟強大,每次只是大袖一揮,便將文敏攻擊擋在身外。

反而控制離人錐配合萬毒門長老進攻蘇茹不停。

田靈兒駕馭琥珀朱綾看了眼局勢,便向周隱攻殺了過去。

周隱眉頭皺起。

回頭看了眼正壓著宋大仁猛攻的鬼王宗長老,眼底閃過一絲陰冷之色。

對方打的什么主意,他如何能夠不知曉?

只是現在對付蘇茹要緊,來不及和他理會,等這次拿下蘇茹回到圣殿后對方自然要遭到惡果,但若是讓蘇茹因此逃脫,到時候自己也拿對方沒什么辦法。

田靈兒加入后周隱壓力大增。

只能控制離人錐回防同時對付這青云門的兩位弟子,沒有精力再去進攻蘇茹。

但即便被兩人圍攻,周隱身為長生堂長老,又有強大詭異的法寶在手,依然占據著上風。

面對文敏時,文敏有青云門至寶六合鏡防護,離人錐短時間內攻不進去。

但在進攻田靈兒時卻沒有強大法寶抵御了。

琥珀朱綾雖然也是一件攻守兼備的強大法寶,但畢竟不如六合鏡那般能夠將所有攻擊全數抵擋在身外。

很快,田靈兒便被離人錐那防不勝防的詭異攻擊傷到了身體。

見自己無法防御住對方詭異的攻擊,田靈兒眼中閃過一絲決絕,看了眼壓力大減不再被萬毒門長老壓制的蘇茹,又看了眼被鬼王宗長老連連打擊已經身受重傷的宋大仁。

干脆的放棄的防御,御使琥珀朱綾全力攻向周隱。

“縛神!”

琥珀朱綾在田靈兒催動下,化為無數飄絮,道道纏繞向周隱,全力向內束縛著。

“大膽!”

見田靈兒竟敢放棄防御,進攻自己,周隱怒喝一聲!

周身傳來巨大的壓力,若是不做出反擊手段,即便是自己這樣的強者,稍不注意也要被這束縛之力碾壓成泥!

周隱感受到危險,不敢再大意,收回離人錐全力抵抗著對方的進攻。

文敏見周隱被暫時束縛在原地,連忙催動自身仙劍向周隱攻去,削弱周隱抵抗,為田靈兒減輕壓力。

陸雪琪一直注意著場中局勢變化。

見到此時,回頭看了自己的對手一眼。

隨手揮出,懷中一直隱藏著的小小鈴鐺轉眼飛出,散發著蒙蒙光輝懸掛與天際。

小鈴鐺散發出的光芒將那合歡派長老完全籠罩在其中。

同時,陸雪琪收回天琊劍拿在手中,整個人飛上了天空高處。

口中低聲喃喃的念起了咒語。

隨著陸雪琪口中咒語聲響起。

天地間卷起狂暴的雷霆聲勢,無數云層旋轉著匯聚形成巨大的漏斗裝。

陸雪琪站在天空中的身影顯得光明又強盛!

上一章  |  誅仙落霞峰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誅仙落霞峰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ttidwv.icu
聯系我們: [email protected]
捕鱼达人腾讯版下载 体育彩票开奖结果全部 小熊猫配资 河南11选5开奖图案 30选5玩法 体彩排列三试机号彩吧助手 广东11选5历史列表 王者捕鱼下载手机版 下周一大盘走势预测 15选5今日专家预测 金蟾捕鱼 大闹天宫 李逵劈鱼 手机麻将 吉林快三技巧玩法 信誉最好的棋牌 股票开盘及收盘时间 北京麻将怎么打 3d福彩开机号